七星彩预测_七星彩小说_七星彩直播-河南初三少年坠楼 玩平板电脑被批评 写完检讨跳楼身亡

  教室里散落着默写的纸条,桌子侧面挂着各种布袋,里面塞满边角卷起的书和卷子▓。这些体现升学压力的痕迹顺着桌椅和书卷往后蔓延,密密麻麻▓,从第一排▓▓▓,到第二排,到最后一排的正中间时▓▓,空了。

  那里原本摆着第60张桌子,主人是15岁的向凯,郑州第六十二中学九年级创新二班的学生▓▓▓,班级体育委员,一个成绩总是徘徊在班级最后十名的人▓▓▓。2019年3月8日晚上▓▓▓,他从23楼的家中跳下▓▓▓,身上穿着一套藏青色的棒球校服。

  4月4日上午,郑州市教育局发布通报称,3月6日中午,向凯在教室为平板电脑充电被发现。经班主任调查,向凯等三人在自习课及午饭后利用平板电脑玩与学习无关的内容,时间已经持续三周▓▓。两名学生均已承认三人玩电脑,但向凯始终未承认▓。3月8日,班主任王丽叫来了家长。第二天凌晨0:28▓▓,王丽接到家长电话,反映向凯在家坠楼身亡▓▓。

  刘宇鹏称,因为拒绝承认玩平板电脑▓▓,向凯与班主任王丽僵持了近一整天▓。这种类似的“对抗”不是第一次▓。他是差生,平时会招来老师几句责骂。与所有人一样,他在班上的一些行为,旁边有些人会看见,记在值日本上,传入老师耳中,家长也会知道。

  此前▓▓▓,因为被发现看小说、讲小话,向凯和王丽“吵过”。但这次玩平板电脑的事情尤其重▓▓▓,在老师眼里,那是违禁电子产品,不玩是底线,违者往往被罚写检讨。王丽罚他回家写检讨。晚饭过后,向凯进了卧室就没出来▓▓。家长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再进屋时▓▓,已经不见他。

  轻掩的窗户外▓,一个脚印留在了23层楼的空调窗机上方▓▓▓,桌上摆着一份写完的检讨书▓。

  向凯去世后的第一个清明节,向国辉赶到郑州市殡仪馆,取走孩子的骨灰▓▓▓,返乡安葬▓▓▓。

  街头随处可见烧纸祭奠的人,闪烁的车灯中▓▓,燃起一簇簇明火▓▓,将六十二中旁边的柏油马路熏出疤痕似的黑黄色。如果不是这次剧变,向凯本会随父亲回家扫墓▓▓。“没想到……”向国辉挠着头▓,揉了揉眼睛▓▓。

  事隔一个月,好朋友刘宇鹏仍然会想起3月7日发生的事情▓▓。多名同学称,那天班主任王丽在教室后面拿着一根白色充电线▓,问坐在后排的向凯▓▓▓,“这是啥”▓▓?向凯说,这是给电子手表充电的线▓▓。王丽没再说什么。离开后,向凯找另一位同学借了电子手表,“试图圆谎”。

  晚自习课间,王丽溜达到向凯旁边,“问你的事儿有答复没▓▓▓?”向凯仍说是给手表充电的线。

  王丽叫向凯到她办公室。一分钟后,又叫刘宇鹏到办公室单独问话。刘宇鹏说,当时王丽没有问别的▓▓▓,只是让他“把东西交出来”。 他随后到教室拿了平板电脑搁在办公桌上,“我要单独和向凯谈谈”,王丽让刘宇鹏到外面站着▓▓▓。

  从第一节晚自习到第二节,刘宇鹏“站一会▓、坐一会,又蹲一会”▓,第三节晚自习下课▓▓,他看到向凯的父亲向国辉进了办公室。王丽让刘宇鹏回去。向凯今年初开始住校,晚上10点多男生宿舍锁门时,刘宇鹏听说向凯回来了。

  据郑州市教育局通报,向凯等三名学生被发现在教室为平板电脑充电的时间是3月6日▓▓。多名同学回忆,王丽看到那根处于闲置状态的白色充电线是在第二天,然后有了上述对向凯等人的询问▓▓。

  王丽罚向凯等三人回家写检讨。妈妈警告刘宇鹏,“再不好好学习,就别上学了!”并将手机和平板电脑充电线没收。借手表的同学也写了一遍检讨,王丽不满意,要求重写▓▓▓,他不理会,把原来那封交上去,王丽没管他▓▓。

  妈妈在3月8日一大早领回了向凯▓。向国辉向媒体透露▓▓,孩子因为没有将“别的小孩拿的平板电脑”的事报告给老师▓▓,老师罚他回家写检讨。“写了一遍不行再写▓。”

  回到家的当天傍晚▓▓▓,王丽给向国辉打了个电线日媒体拍下的一段视频中,向凯的母亲头发散乱地坐在地上,回忆了当时打电话的情形。向国辉把班主任的电话递给儿子▓▓▓,向凯说:“老师,我冤枉▓。”

  “你别给我说!叫你家长接电话!”王丽说,“你这孩子……检讨不彻底,以后都不用再来上学了。”

  此前一天晚上▓▓,在王丽办公室待了近四个小时的向凯回到寝室▓▓,“有点惊慌失措”▓▓,面对室友询问,说了一句:“没事儿▓▓▓。”聊了聊吃鸡游戏,直接睡了。睡前,室友王帆听到向凯小声说了句:“反正我肯定要被罚回家了,让他们把事儿往我身上推吧▓。”不久,被窝里传来轻微的抽泣声▓,那天正好是向凯的生日▓▓▓。

  从照片上看▓▓,30岁的王丽漂亮▓、温和▓,她长发齐胸,有点婴儿肥▓,一脸笑意倚靠在窗边。

  她教向凯所在班级——创新二班的语文,刚调来时,就成了语文组年级组长。上课时▓,她常受到差生向凯的挑战。王丽一批评向凯上课说话,会立即遭到对方强烈的否定——“我没有!”

  向涛是向凯的堂叔,他只有18岁,跟向凯一起长大▓▓,关系亲近。向涛觉得▓,其实向凯性格上有点“怯”▓,小时候,他攒下一些零花钱▓▓,想用来买游戏装备都不敢。在同班同学看来,作业多时▓▓▓,向凯会稍微抱怨两句,最后还是会老老实实地写,也会跟别的老师顶嘴▓▓,两个来回就不吭声了。但与王丽“交锋”,他却很犟,“说什么都不听”▓▓。

  私下里,向凯并不是那么难以相处的人▓▓▓。他一米八,瘦,很白净,戴着一副大黑框眼镜▓▓,与小眼很不相称。他清秀▓▓、文弱,但被称为“钢铁直男”。刘宇鹏经常看到向凯脸上扬着笑,“没见他不开心的时候”。

  事发一个月后,向凯的QQ头像仍然亮着,头像图片来自一部言情小说,网名叫“爱笑的我”▓▓▓。向涛觉得,乐观是向凯的天性,小时候两人打架▓,刚打完,向凯就破涕为笑,“有事儿不往心里去”。

  平时一起聊天,向凯很少插话,“一般自己搁那儿笑”。他今年初开始住校,晚上在寝室,很少加入夜聊,大部分时间塞着耳机听歌▓。他喜欢听冯提莫的歌▓▓▓,上课时,会偷偷把MP4的耳机塞到耳朵里▓▓▓,还会在抽屉里看小说。成绩在班上的排名长期倒数。

  向凯所在的创新班,是学校的重点班级,是这所市教育局直属学校的“升学率保障”,它被安排到实验楼,跟吵闹的主教学楼隔开,以管理严格著称。王帆曾在自习课上看了会儿小说,被王丽发现后,书被没收了,她在班上大声喊▓▓,“你妈给你买这书难道是让你在课上看的?”他在寝室吃零食,王丽看见后▓▓▓,就拿着零食袋子,在班上一句一句念食品成分。

  王丽会偏爱成绩好的同学▓▓▓,但对差生向凯,也不是没有给过机会。王帆记得▓,挑学习小组组长时,向凯组的成绩都不好,“也爱说话”。王丽起先让向凯当组长,后来又改了主意。

  向凯立马起身,“老师,我当组长吧,我不爱说话!”他最终当上组长,但“还是说话,还带着旁边人一起说”▓。

  因为成绩的事儿▓▓,向国辉没少揍过向凯▓▓,会在别的亲戚面前数落他学习。他信奉 “从山里走出来的家庭,学习是唯一的出路”这句话▓。向涛感到他们“家里氛围很严肃”,经常听向国辉对向凯说,“爸妈让你吃好喝好,都是为了让你好好学习”。

  这学期开始,向国辉会受到王丽的邀请,坐在教室后面▓。当时▓▓▓,王丽模仿创新一班的管理,实行“家长陪读制”,每天轮流请学生家长坐在教室监督孩子上自习课▓▓▓。王帆和刘宇鹏曾看到,向国辉去过一两次▓,不说话▓▓,在后面玩手机,他一来▓▓▓,“向凯的脸就拉下来了”▓。

  “愁啊”▓▓▓,向凯曾在饭馆门口拎着一瓶啤酒,笑着对路过的创新一班同学说。随后▓▓▓,他扬了扬还剩下半瓶的啤酒,没再进一步解释。他在学校很少聊家里的事,只是当同学拿他爸的名字开玩笑时▓▓▓,会咬着牙瞪人一眼。

  向凯不是没有努力学习过。有次化学课,老师夸“向凯上学期有进步”。王帆扭头望着向凯▓▓,他脸上瞬间浮起了笑容▓,一低头就笑▓。这之后他拼命学化学,一张满分50分的卷子▓▓▓,从以往的十几分,能考到30多分。教室右侧张贴的红色“中考目标表”上,向凯的目标学校是二十九中,目标分数是410 分,现有分数 343,差距 67分。

  这些看得见的进步,随着向凯的坠落中断了。创新二班的同学称▓▓▓,回家写检讨▓▓▓、不上课,在初三升学的当口是很重的惩罚▓▓。刘宇鹏不明白,在另两个人已经承认他们仨玩电脑的情况下▓▓▓,向凯为什么要撒谎说自己没玩。带电子产品上课,在二班的确是很严重的事,向凯的两名同学记得,王丽曾在班上说,“记个过,毕业前我不给你消,你连高中都上不了”。

  向凯是那种“有什么话随便套两句就说”的人▓▓。刘宇鹏记得▓▓▓,有次上课,向凯往那一坐,看上去很开心,刘宇鹏问,“是不是又找到新的小姐姐了▓▓?”他笑着不说。 “你告诉我,是什么类型的,我再给你多介绍几个。”刘宇鹏说,“几班的▓▓▓?学姐还是学妹▓▓▓,还是同级的?”向凯主动说出来了。“他藏不住事儿”。

  但这次向凯面对王丽的询问,一口咬定没玩平板电脑▓。尽管刘宇鹏已经承认▓▓,充电线是自己的▓▓▓。多名同学回忆▓,事情开始于3月7日中午发现的充电线▓▓,但通报里说老师前一天就发现了向凯等人给平板电脑充电,个中内情,暂无从知晓。

  不止一个学生称,王丽常常在班里说,“班里有我的眼线▓▓,你们做的一举一动我都知道。”王帆曾当过一年生物课代表,他记得王丽把班干部和课代表叫到办公室,让他们“把那些上课不听课的、不写作业的都记下来”▓,全都交给她。

  在郑州读高中的向涛提到,一些中学由于升学的压力,老师管的很严,但因为“不能时刻待在班里,就找人监督”。他所在的班级,几位成绩好的同学会担任值日生▓▓▓,和老师“单线联系”▓▓,将迟到、上课说话、不写作业的现象记在本子上▓▓。

  这种班级管理方式并不鲜见。《河南商报》2015年报道▓,郑州市一初中生因辱骂老师被同班同学告发遭班主任劝退。《楚天都市报》曾报道▓,武汉某初中班级的老师鼓励同学互相举报,被举报的要扣分,举报者加分,有同学一天曾被举报6次▓。《班主任之友(中学版)》刊文称▓▓,在小学或中学,班干部常被班主任当作“眼线”▓▓▓、“内奸”,有经验丰富的老师为此沾沾自喜,也有班主任将“没有心腹报告班级事务”视作失败▓▓。

  创新一班和二班的同学都记得▓▓▓,他们班上初一期间还曾经出现了一个“家校联系本”▓▓▓,即家长写孩子在家的表现,老师写在学校的情况,双方通过这个本子对学生进行全方位了解。班主任要求在本子上记下其他同学的事,有人玩真心话大冒险跟同学说了句“我喜欢你”,都被记了下来,后来逐渐被废弃▓▓。

  同学知道值日本的存在▓,但并不知道本子在谁那里保管。值日本上有王帆等该班同学家长的字样,但没有记下任何关于向凯的信息▓▓▓,他更多出现在与班干部交锋的场合。班长有次在自习课上点他名,“向凯,你别说话了!”向凯怼了回去,“我没说话!”有别的男生在底下回应一句,“嗯……你没说话▓!谁的嘴皮子搁那儿动呢!”

  “(他)喜欢怼别人,让人家没有脸”,王帆说▓▓▓。向凯对来自游戏的评价很敏感▓。每周末回家,他会和刘宇鹏约着打游戏▓,从晚上六点多玩到九点。打了半年▓,向凯上不了黄金段位,班上同学说他“太不灵活”,他很生气▓▓▓。其他人炫耀游戏打得好,他会去拆台,“嗯……我看你那天名次可不太行。”向凯一生气,刘宇鹏会用游戏“哄”他。“别人捡装备都是趴下来慢慢往前爬,你倒好,丢下枪就往前冲▓▓。”刘宇鹏边说边模仿他打游戏▓▓▓,“还大喊‘我来啦——’”向凯大笑不止。

  4月4日下午,向国辉刚跟学校协商完,晚上8点多到家商量后事,家中电视机开着▓▓▓,但没人看。第二天一大早,他将骨灰带回了老家▓,因和学校“签署保密协议”,对儿子的事闭口不谈。

  向凯似乎正从所有人的生活中慢慢淡去。创新二班的教室后墙新张贴了四月份的月考成绩表,上面没有向凯的名字。班级最后一排,向凯的桌子被搬走了,同学把头埋进书里,周末回家相约打几局游戏,并登上QQ在空间,@他人秀“恩爱”,同学们留下一串“99999”的评论▓▓▓。王丽再没出现在学校,尽管多次尝试联系她,但均未得到回应▓▓。

  多名学生称▓▓,老师让他们不要再谈论向凯的事。但向凯的离开,还是在这群少年心中留下了或深或浅的印记。

  同学说向凯“人很好”▓▓,找他帮忙“有求必应”,看上去并不孤僻,甚至很“粘人”,喜欢追着女生要手机号或QQ号▓▓,平时养养火花(注:一种显示好友亲密度的方式。只要保持每天聊天,对话框旁边就有一个小火花)▓▓。他在QQ空间里留下了8条“说说”▓▓:若干游戏截图、一张与朋友的合影▓▓、“被她挠”的手腕、由三个娃娃组合成的“一家子”。在转发的一个心理测试结果图中,他的心理年龄为48岁,精神年龄108岁,他表示“呵呵”。

  相比同学每条说说下的10条留言▓▓▓,他那儿始终在个位数,他的朋友不多▓,QQ里特别关心的只有“1个”。

  刘宇鹏并没有注意到向凯异于平时的样子▓▓▓,他没听说过向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儿。叔叔向涛没有向凯的QQ,自从他转入高中后,两人的交流少了。父亲向国辉没有向媒体提及孩子的“心事”▓▓▓。

  去世后▓▓,同学圈里有了少见的关于他的热闹▓。4月4日20:03▓▓,那个借手表给向凯的同学在QQ空间发了一条动态:“凯哥▓,在那边好好的▓▓▓。”这条说说被浏览112次,32人点赞,同班同学在底下留言▓,“凯哥走好”▓▓。

  到现在▓▓▓,同学们还没想明白向凯为什么如此坚持自己没玩平板电脑,为什么不能像平时一样让这件事“一会儿就过去”▓。刘宇鹏算是班里的“刺头”,之前就被罚回家过两次▓,而向凯是第一次经历这样严重的惩罚。刘宇鹏被家长领回家后,躺在床上看《故事会》▓,十二点多才睡着。不到一小时▓▓▓,他被妈妈叫醒▓▓,“向凯跳楼了!”他整个人懵了▓▓。

  被罚回家那天刘宇鹏想,可能过几天就好了▓▓▓,下次上学时▓,他们都能像以往那样因为讲小话、看小说被老师骂了之后,当什么事儿没发生。但这次失算了。他没有第一时间身处事件发生的现场▓▓,也没有第一时间“逗他(向凯)开心”▓▓▓。3月7日那天,刘宇鹏出去了▓,向凯坐在座位上▓▓▓,一根白色充电线落在离他座位不远的教室后面,平板电脑躺在刘宇鹏的书包里。一会儿▓,向凯抬起头,看到了王丽▓▓▓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http://backpackjobs.com/pingbandiannao/12.html